欢迎光临魔法诱惑魔术网,这里有我们精心为您准备的魔术资讯、魔术表演欣赏、魔术教学及各类优质魔术道具。祝您魔法旅途愉快!   收藏本站

会员登陆




   在线留言咨询(即时回复)
   服务电话:0596 - 2590518
   服务时间:10:00 - 20:00
   传真:0596 - 6308366
   帮助中心

浏览过的商品

刘谦被爆“上床门”

发布日期:2010-06-01

  魔术师刘谦在内地巡演50场,粉丝爱慕他到曾跪在门口等他出来,有女粉丝每场 跟他跑,最后上演“悟空缠周董”戏码,在部落格爆料被刘谦带上床!刘谦说: “我只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否认澄清。”这一年多来的暴红,让他变吸金大师, 有指他一分钟赚30万台币。人红是非多,女粉丝追逐他,有人摸屁股、把手伸进 衬衫吃豆腐,刘谦表示各种离谱传言他都碰过,他和妈妈上大陆节目,后来竟有 传言指他带的是假妈妈,因为嫌真妈太丑带不出来;还有人拿他以前胖到7、80公 斤的照片说他整过容,刘谦只有对天发誓没有。

  早就听说,在娱乐圈子里,除了导演和女演员之间的潜规则,还有明星和粉丝之 间的一个“潜规则”,有些很有正义感的艺人,就说过,她曾亲眼看到女粉丝从 男艺人的房间出来,还有很多女粉丝,因此怀上孩子,而不敢公布于世,受尽了 人间痛苦。在这个圈子里,人性变得“诡异而复杂”,特别当一个男艺人他的欲 望膨胀到极大时,很容易迷失掉自我。

  因此女粉丝每场跟刘谦跑,最后上演“悟空缠周董”戏码,某个夜里并把女粉丝 ,这样的事,在某个特殊的“寂寞空窗期”里,再加上女粉丝自愿“献身”,这 种爆料的真实性还是有点靠谱的,至少我们明白刘谦和前女友的事,可见此人并 非他自己所说的“有情有义”,相反他极度自私,否则他不会用“一声不响”的 冷漠方式抛弃了前女友,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所谓前途。

  谁都知道男人大多数是下半身动物,不管是成功的艺人,还是普通老百姓,不会因为你是红极发紫的大明星就显得有多么的“高尚”,我前面说了,恰恰相反,因为个人欲望的极度膨胀,反而会迷失了自己,谁敢说刘谦在“声名和金钱”方式得到最大化满足的时候,当有漂亮的女粉丝投怀送抱时,还保持着柳下惠的坐怀不乱的风范。

  当然我更希望这种刘谦带女粉丝上床这种“杯具”的事,是一种炒作,真的没有发生过最好,这样谁也不会被伤害,只是增加一点娱乐罢了。但我相信这种肮脏的事真的会发生的。

  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奉劝一些女粉丝,可以喜欢某个艺人的表演艺术,但喜欢归喜欢,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身体都搭上,这样做的后果,最痛苦的永远是自己。

春晚后台的刘谦却沉默寡言,记者热情打招呼但还没等开口,就已经被其男助手的“五指山”盖在了手中相机的镜头前,嚷着“不要拍”。有崇拜他的女观众难得见到偶像本尊想要来个合影,却被当做空气,刘谦头也不抬地在其“护驾”的包围下离开。

  当然,这是2010年的央视春晚后台。

  2009年的央视春晚,刘谦是个新人,谁也不知道他要表演什么,因为谁也不关心他要表演什么,谁也无所谓春晚有没有这个操着暧昧台湾腔的魔术师。个子不高的他在后台忙乱穿梭的演员和舞群中几乎被淹没,搜狐娱乐的记者告诉我,当时招呼他:“刘谦,过来聊几句吧。”他仿佛是终于等到了“伯乐”、找到了“救星”,“好啊,好啊”地就走到了镜头前,谈不上滔滔不绝,但也绝对是乐此不疲、有问必答地说了一大堆,和舞台上的口吐莲花有得媲美。

  谁也没料到,春晚催人红,刘谦成了马路上卖茶叶蛋的阿姨也知道的名字,那双本无人识的闪光眼被当做了迷离美,那一脸会放电的笑容开始被人追捧。他,最初被“谦丝”的声势浩大吓到,然后开始摸索如何更像一个大牌。

  去年春晚刚结束没多久的二月,我去南京采访他,当时他为江苏卫视《我的团长我的团》等两部电视剧的开播造势,而出场费比春晚之前已经翻了20倍。不过,这次所谓的采访并没有成功,因为他只是在台上变了魔术、录了节目便离开。是大牌的身价了,也摆出了大牌的拒人千里之势。

  第二次面对面是去年夏天,刘谦来上海参加东方卫视《非常记忆》的节目录制。短短四五个月,他已经被“炒”成了一盘人人想要尝一口的“香饽饽”,出场费再度飙升。然而,刘谦也再次让人“抓狂”。三个小时,在后台时而撑不住小瞌睡几下,我足足煎熬了三个小时,刘谦才出现在眼前让我见证了奇迹。按捺住了怒火,却忍不住要问个究竟,他先用笑容放电,然后说出让我有当场掐死他冲动的答案——睡觉。“魔术是非常耗费脑力的表演,每次录影前我都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悠闲地让别人等待,是大牌惯用“招数”。

  一眨眼就又接到刘谦要上虎年春晚的消息。此外,还有“上海春晚”、“江苏春晚”以及湖南元宵晚会。在魔术退热、魔术节目集体退出荧屏之后,刘谦再度用上春晚给自己“加热”。在上海春晚的录制现场,曾坚持自己不会受娱乐圈“诱惑”而会坚守魔术阵地的刘谦,竟然破天荒地唱了歌,和辣妈陈慧琳一起《制造浪漫》。我到了后台,没有预约现场找他做采访,因为在央视春晚前夕的敏感时期,我预感到采访估计很玄。但刘谦本人竟然同意了。和我聊怎么不用手就可以变魔术,聊唱歌总是记不住歌词,还带撒娇腔地说:“(再上春晚)压力还是挺大的,春晚之后真想好好休息。”刘谦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亲和。

  最后一次见面,自然是在今年央视春晚的后台,没能说上任何一句话,只印象深刻刘谦经纪人的“五指山”,但却瞥见刘谦走过时脸上是挂着一丝笑容的,显然又是如出一辙的双簧。只可惜我并不准备心领神会,而是将他和他身边那一圈七七八八的工作人员的照片,加之他的现场酷行一同扣上“耍大牌”的帽子放上了头版。第二天,经纪人电话追来了,“我们没有耍大牌,解释一下??”

  何必解释,我当然懂。想被当作大牌,却又不想被认为耍大牌的心情很矛盾。刘谦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一炮而红,所以愿意拿着几千块可怜巴巴的辛苦费二上春晚;也胆战心惊生怕失去自己的一夜成名,所以怕被揭秘、被托、被嚣张、被“贿赂门”和“跪拜门”。刘谦要的是一夜成名不止于一夜,于是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学大牌或扮亲民都很“用心”。

更多魔术道具、魔术教学、魔术知识尽在魔法诱惑魔术网 

2010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