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魔法诱惑魔术网,这里有我们精心为您准备的魔术资讯、魔术表演欣赏、魔术教学及各类优质魔术道具。祝您魔法旅途愉快!   收藏本站

会员登陆




   在线留言咨询(即时回复)
   服务电话:0596 - 2590518
   服务时间:10:00 - 20:00
   传真:0596 - 6308366
   帮助中心

浏览过的商品

魔术热背后的中国魔术现状

发布日期:2010-03-23

        09春晚刘谦掀起的魔术热被09FISM世界魔术大会推到最高潮,更借助2010春晚再次延续。当下,魔术着实在国内火了,学习魔术的人在增加,魔术师表演的场数也在攀升,魔术道具、书籍和音像制品生意兴隆。据介绍,今年以来,魔术用品店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比增长了1—2倍。而魔术类电视节目更是吸引了大量观众。

  不过,跟一提到好莱坞就能联想到美国大片不一样,提到中国魔术,还没有一个可供集体向往的标识。而在美国,“魔术城堡”在魔术界久负盛名。那是一个向魔术爱好者和公众提供魔术表演和交流的场所,有着浓厚的魔术氛围。美国是世界魔术的龙头,各地都有魔术协会,既可以让魔术师们进行技艺切磋,也可以向大众展示表演,这使得美国魔术的普及率极高,拥有一大批发烧友。

  很多业内人士都表示,美国的“魔术城堡”形式值得我们借鉴。我们既需要建立众多行业内的“城堡”,来加强魔术师之间的交流合作,共促魔术发展;也需要在魔术表演与普通大众之间建立“泛城堡”,展现魔术魅力,普及魔术教育,培育广阔的受众市场,让更多的人走近魔术、爱上魔术。


  中国有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这是中国魔术师享用不尽的宝贵财富。正像国际魔术联盟国际主席艾瑞克·埃斯文说的那样,“中国魔术不必刻意拷贝西方”,“在中国传统文化上多下功夫,并开掘出新意,于中国魔术而言,就是一条很好的出路。”

  这就需要魔术师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2009年世界魔术大会执行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林建认为,中国魔术表演者的文化素质有待加强。“很多国外魔术师通晓多国语言,但中国的魔术师却很少如此,这样就无法很好地在世界范围内进行魔术交流与沟通。”

  有业内人士指出,魔术节目在原理上是相通或相似的,难分高下,关键是看创意,看艺术处理。我国的魔术在表现手法上有自己的一套既定习惯,相对还是比较老套,继承照搬的多。变同样的东西,西方魔术师表演起来住往比咱们好看。比如用手绢变伞,国内魔术师第一、二条手绢变伞,第三条还变伞,国外魔术师就可能变出红玫瑰什么的,给人以意外的惊喜。差别虽然细微,但效果却很不一样。

  此外,很多中国魔术师过于注重技巧,相对忽略了表演方式;与舞台魔术相比,中国的近景魔术尚有待提高,这也是艾瑞克·埃斯文指出的中国魔术的问题。

  魔术绝不仅仅是一种技艺的表演,它更在追求一种艺术的传递。从本次世界魔术大会上的节目也可看出,优秀魔术师们的表演往往结合了喜剧、舞蹈等多种艺术形式,组合了绚丽的音乐和神奇的幻想,融入了玄奇、美妙的故事内容,正是艺术的灵魂让机械的道具具有了生命力,跃动在观众面前,散发迷人的气息。

  像流行音乐、电影等其他大众文化形式一样,很多西方国家的魔术都走上了产业化发展的道路。世界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数次在中国演出都能取得巨大成功,充分的广告宣传工作功不可没。

  国外多数魔术师有自己的经理人或经纪公司,魔术推广与展示专业化程度较高,前期的宣传和魔术师的造型、舞台包装为魔术表演增色不少,魔术表演市场活跃。魔术道具、魔术学习资料等魔术衍生品市场也十分繁荣。此次世界魔术大会同期展销了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多位魔术道具展销商所携带的最新魔术道具、魔术书籍、魔术DVD等资料。

  优秀魔术商的作用也不可小觑,他们对魔术产业链上其他环节的有效开发,对魔术的发展有推波助澜之功效。敏锐的技术感知力、良好的艺术欣赏力,再加上灵活的商业技巧,可以从制作魔术道具、发行出售魔术出版物等多个侧面促进魔术发展。

  相比之下,中国的魔术产业则略显力不从心,大多数魔术师没有经理人,没有成体系地经营魔术。魔术师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增强魔术技巧和魔术表演力方面,而没有太多精力顾及票务、演出宣传和舞台、服装等方面。没有专门的经营团队,必然会削弱包装和推广力度。

        09年7月底到8月初借着魔术大会的热度,许多演出商赶来搭车,20多天里一下集中了魔术演出近20场。但市场却给演出商兜头一盆凉水,除了汇聚10位顶级魔术师的“至尊魔幻”世界魔术大师展演情况较好外,其他的演出备受冷落,就连最火的刘谦,在北展演出的上座率也只有6成左右,有业内人士称刘谦演出的主办方还赔了钱。

        保利演艺经纪公司副总经理宓鲁曾担任蒙特卡罗国际杂技邀请赛的评委,对世界各地的魔术市场颇为熟悉,谈及中国魔术演出市场,他用一句话就加以概括:“中国就没有真正的魔术演出市场,因为观众没有观看魔术演出的消费习惯!”

  中国魔术文化源远流长,可以上溯到汉唐。然而直到上世纪80年代马克·威尔逊的家庭魔术团到中国,魔术演出才开始复兴,一时间成立魔术队、组织魔术专场演出蔚然成风。然而好景不长,到了上世纪90年代,文化娱乐消费的手段和途径越来越多,魔术消费习惯很快又断裂了。人们看魔术更多是通过电视这样低廉的方式,而电视传播对魔术现场效果的消解,让愿意花钱进剧场看魔术的人就少了。

  魔术师徐凤美告诉记者,某年轻魔术演员曾制作了一台获得杂技艺术节优秀剧目奖的魔术晚会,但演出推广却困难重重。即使每到一地都召开记者招待会和演出商招待会,陪吃陪喝花进去不少钱,但能接到的演出定单依然不多,最后不得不放弃。

  近期的魔术演出受冷落,也是供大于求的必然结果。观众还在慢慢培养兴趣,演出商们就扎堆赶来捞金,如此庞大的供应,面对尚未壮大的市场,自然很难消化。就像春晚过后电视魔术节目一拥而上,坏了观众的胃口,不过半年又纷纷偃旗息鼓。


  宓鲁认为观众消费习惯欠缺的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是国内魔术发展的滞后,“没有新鲜的、精彩的东西,观众自然不愿意买单”。

  世界魔术大会已经举办60年了,但却是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似乎也证实了中国魔术的发展远远滞后于世界。美国魔术师哈拉里说,在拉斯维加斯的魔术商店里能看到许多中国魔术的道具,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道具和中国有关。近100年来中国魔术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很陌生的。

  刘谦因为近台魔术而火遍全国,几个月的时间里捞金上千万元。让国人感觉如此新鲜好奇的近台魔术,其实在国外已经发展几十年了。魔术大会执委会秘书长林健表示,在近景魔术方面中国选手基本上没有拿冠军的可能,因为许多中国魔术师都是通过国外魔术师的光碟来学习近景魔术的,徒弟与师傅同台竞技,结果可想而知。

  大型舞台魔术方面,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财力上的差别。大型魔术发展到今天,更像是科研项目,要投入高额经费去研制道具,一台大型魔术晚会的成本高达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对于中国魔术师来说这根本难以想象。此次魔术大会中国选手傅琰东倾其所有投入20多万元制作了参赛节目《青花神韵》。如果不是因为魔术大会在中国举行,他不可能去参加比赛,因为将大型魔术的道具托运到国外,就是一笔不菲的花费。为了省钱,傅琰东的机械道具只能选择国产的,而国产机械精密性比较差,在排练中多次发生女演员的头发被搅入机器中的事故。


  北京魔术俱乐部创立者之一王志伟曾在美国学习工作多年,是美国魔术家协会成员。他认为,美国魔术市场的发达,与其发达的魔术协会网络、几千家魔术俱乐部不无关系。而在中国,魔术并没有一个独立协会,只是在杂技艺术家协会下属有魔术艺术文化委员会(简称魔委会),而魔委会的负责人多是由杂协的工作人员兼职。“其实中国有几十万魔术爱好者,如果能将这些人组织起来,将有力地推动魔术产业化进程。”王志伟说。

  魔术师在中国也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国内很少有单独的魔术团队,大多都是杂技团或文工团里有一两个魔术演员。行内人解释说,国内杂技团常有大量的国外商演,但魔术表演由于水平所限,获得的机会比较少,因此魔术师也被冷落了。

  尽管魔术大会来得有点迟,但著名魔术师茹仙菇丽认为,在中国众多艺术门类里,只有魔术举办了这样顶级的世界赛事,将给魔术市场带来令人惊喜的化学反应,对中国魔术市场的产业化会有强大的推动作用。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学魔族”里不仅有年轻学生、高级白领,就连三四岁的孩子和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也开始热衷于此。“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没什么才艺,反正在聚会时我绝不会成为焦点人物,所以准备学几招魔术显摆一下。”小张在准备学习魔术的同时,也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一丝担忧:当知道了魔术的奥秘后,可能就不会觉得那么神秘了;但他认为体验一把还是有必要的。在京城一家魔术培训班里,王女士和爱人带着不到四岁的儿子前来报名参加魔术培训。“孩子对春晚里的魔术表演很感兴趣,所以就想带他学点小魔术,满足了他的好奇心,另外,孩子适当地学些魔术能更好地与别人进行沟通。”

魔术师戒律

  1.魔术不练习到绝对熟练不表演。

  2.在同一场所不要连续表演两次同样的戏法。

  3.不要让观众看到准备的情形。

  4.表演效果不要提前告诉观众,以免降低魔术的惊奇效果。

  5.最主要的一点是:决不轻易说出魔术的秘密。

 

 

更多魔术道具、魔术教学、魔术知识尽在魔法诱惑魔术网 

2010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