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谦春晚火爆难持久 魔术热渐退烧 魔法诱惑魔术网-打造中国最好的魔术学习平台
欢迎光临魔法诱惑魔术网,这里有我们精心为您准备的魔术资讯、魔术表演欣赏、魔术教学及各类优质魔术道具。祝您魔法旅途愉快!   收藏本站

会员登陆




   在线留言咨询(即时回复)
   服务电话:0596 - 2590518
   服务时间:10:00 - 20:00
   传真:0596 - 6308366
   帮助中心

浏览过的商品

刘谦春晚火爆难持久 魔术热渐退烧

发布日期:2010-03-17

  自刘谦在去年央视春晚上凭借8分钟的近景魔术一举成名后,“魔术热”席卷全国,魔术道具、魔术培训也迅速火了起来。刘谦连续两年在春晚表演魔术,今年的虎年春晚和元宵晚会,刘谦引起的争议和讨论照样火热,但魔术热却已经悄然退烧。记者走访发现,不但职业魔术师的工作室培训班已停止收徒,去年趁热开张的魔术培训班也纷纷关门。


  小区魔术培训中心  开张三月就“执笠”


  曹志的魔术培训店开张时,正是刘谦魔术狂潮席卷全国的时候。2009年6月,原本做程序设计的曹志转战魔术界,在天河的大型社区骏景花园开了家兼售魔术道具的魔术培训中心。但3个月过后,培训中心就关门了。

  曹志是安徽合肥人,13岁起开始学魔术,但并未因此走上专业魔术师路线。他毕业后就入行IT业,从开始的网络策划师到linux服务器架构的设计师,一直跟魔术扯不上任何关系。去年趁着刘谦热,在合肥拿着6500元月薪的曹志来到了广州创业,开了一家小型的私人魔术培训中心,除了开设魔术培训课程也销售魔术道具。

  “骏景花园住的人多,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曹志和两个伙伴都住在骏景附近,于是他们选择在小区里租了一间房开设培训班。培训中心的目标顾客锁定为小区内6岁~17岁的学生,培训课程分为新手班、中级班与进阶班,学费从380元~1000元不等,3个班学下来,学员可以学会20多个魔术。

  培训中心开了3个月,曹志就觉得维持不下去了。“一个月只有几个学生,加上卖道具的收入,收入只有大概5000多元。”但除掉每个月的开支5000元,就所剩无几了。据了解,曹志当时铺位在骏景的小区商业街上,月租要三四千元,加上人工、水电及魔术道具进货等成本,每月5000多元的收入的确难以为继。

  曹志说,魔术培训店要做得好,关键还要看店主的名气,店主出名,生意才好做,否则很难做长久。而他作为一个并不打算走“职业魔术师”路线的生意人,自然很难吸引大批粉丝。

  3个月惨淡经营之后,曹志就决定放弃实体店。虽然2010年春晚后刘谦又火了起来,但他并不后悔自己关门大吉的决定。

       3年前广州还没有几家魔术店,但去年刘谦一炮而红后,魔术热潮席卷全城,高峰时期广州曾有不下30家由职业或业余魔术师经营,大小不一的魔术店,但经记者一一联系后发现,当中有近20家已经不再提供魔术培训。


  业余魔术店纷纷倒闭  职业魔术师淡出培训


  记者在网上找到了30多家魔术培训机构的信息,经一一致电咨询后发现,其中有近20家店都表示不再提供魔术培训业务。记者调查发现,在去年春晚后掀起的刘谦热潮中,城中的职业魔术师、业余魔术爱好者都纷纷跟风开设了魔术培训班。但这股魔术学习热潮只持续了半年左右,不但一些业余魔术师开的魔术培训班纷纷关门大吉;连圈内著名女魔术师欧校娣等职业魔术师,也不再接收普通爱好者。


  职业魔术师渐退出培训业


  33岁的冯先生,专职为商场和公司年会进行魔术商演,强项是扑克魔术。去年4月,他也跟风在家开了培训工作室,招收魔术粉丝,不过只持续了半年左右。“刚开始在一些魔术论坛发帖。”当时,他的学生主要有看了他演出的观众和魔术论坛上的网友。但到了去年第四季度,他明显感到人们学魔术的热情有所退却。高峰期一个月内能收到十多个学生,很多是三五结伴的中学生。培训费一般是每人500元,每月培训收入有七八千元,“顶得上一两场小表演。”但到去年九十月,每个月只有两三个学生,加上年底演出频繁,他自己就趁机关了培训工作室。

  欧校娣16岁起学习魔术,是本地知名魔术师翁达智的弟子,至今已有12年从业经验,是国内少有的女魔术师。去年初,在刘谦热的影响下,她和学校合作开了魔术培训班,还到一些企业里进行魔术拓展,但这股热潮也就持续了半年多。现在,她已经不再开班接收普通爱好者,工作重心又回到了她擅长的魔术节目策划。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广州针对普通爱好者的魔术培训,内容都以扑克魔术为主。到魔术店的学员多为一些爱追潮流的年轻人。

  一家魔术培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扑克魔术易上手,而且很多学员学魔术都是为了社交,比如可以在朋友面前露一手,还可以用来追女孩。曾与学校和企业合作开办的欧校娣则说,跟她学魔术的有不少世界500强企业高管或国企干部,他们学魔术则是为了商务交际,“变魔术可以吸引领导注意力”,一来饭局时可以少喝几杯酒,还能加深领导的印象。

 

  自闭症孩子学魔术破“心魔”

  欧校娣除了和企业合作办魔术拓展培训,更多地还是与学校合作办魔术版。她曾与学校合作,给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孩子开展第二课堂。她尝试将魔术和心理学结合,通过魔术教学改变一些患自闭症的孩子。巧妙的魔术可以吸引小朋友的注意力,在教会他们魔术之后,再让他们在家人朋友面前表演,就可以增强他们的自信心,对他们的成长有好处。欧校娣认为现在魔术更加的大众化,魔术不仅仅是可以用来登上舞台,可以通过大众培训将魔术推向更广阔的空间。


  她告诉记者,其实在广州魔术培训班的热潮确实是由于刘谦热引发的,2009年春晚后来向她学魔术的人很多,还有公司团队集体来学。这些公司团队在开展户外拓展时请她去进行魔术培训,因为“魔术可以表现一切皆有可能,可以激励士气”。这种别致的拓展方式,也让公司员工们感觉眼前一亮。

  不过,对如今的魔术培训,欧校娣有些焦虑。她认为除了追求社交技能、心理健康之外,更多的普通爱好者是为了解密才去学魔术的。不少来工作室跟她学魔术的人都是想要解密、破解魔术,再回去跟朋友显摆。而在魔术同行之间,他们恪守的一条行规就是绝不解密魔术。


  魔术店培训收入不如卖道具


  位于人民北路越富广场四楼的“MD魔术店”店面虽小,却在广州魔术粉丝中颇有口碑。店主紫轩今年23岁,开店就是为了推广魔术、打造青年魔术师团队。起初,店里只有5名魔术师,后因与广州4所高中的魔术社团合作,成立了广州中学生魔术联盟,现已拥有150多个成员。

  紫轩告诉记者,他曾在表哥的介绍下认识了刘谦,“谦哥和我第一次见面就对我很有印象,说我长得像他小时候。”他说,刘谦的确曾带旺广州的魔术市场,目前魔术培训班也是店里的主营业务,学费从350元到500元不等,包含十套左右常见的魔术手法,由驻店魔术师一对一亲手教授,到店里玩的主要是高中生。但现在魔术热渐渐消散,更多的普通爱好者买几个道具玩玩就满足了,很少有系统学习魔术的。所以主要收入还是靠卖道具,培训班只占很少部分。


  连锁魔术店分店关门


  魔幻阁是一家市内的连锁魔术店,在其位于中山三路地王广场内的分店里,记者看到了店主与刘谦的合照、有刘谦亲笔签名的海报等纪念品就摆在显眼处。

  学生哥爱学“刘谦魔术”

  魔幻阁的培训班里目前有30多名学员,多为一些爱追潮流的年轻人。店员杨淇志说,这些年轻学员都希望培训和道具价格更“亲民”。来魔术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刘谦的粉丝,他们学魔术就是为了向偶像“看齐”。记者发现在店里卖得最火的道具,最受追捧的魔术,都跟刘谦有关,粉丝们在驻店魔术师的教导下,很快就能在朋友面前展示一番“刘谦般的风采”。

  成年人学魔术为社交

  店主朱岳鹏告诉记者,魔幻阁开设的培训课程根据学员的水平分不同档次,还根据学员的目的,推出电视节目类、魔术比赛类、舞台表演类、社交类等不同类型的魔术。不少大学生、白领来学魔术,并非为了比赛和表演,而是为了提升社交技能,通过表演魔术,吸引心仪女孩的目光,或在同事中获得更高人气,是他们学魔术的目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魔术老师都感到前来学魔术的普通爱好者,都是为了丰富社交技能的目的。 

        朱岳鹏8年前开始学魔术,曾获国际魔术比赛银奖,还在湖南卫视的“金牌魔术团”比赛中被评为金牌魔术师。三年前,他开了第一家魔术道具店。“那时魔术不像现在这样流行,我也只是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开了店。”去年,趁着魔术热,他和一位魔术界朋友合开魔术店“魔幻阁”,陆续开了东山店、地王店、动漫星城店、天河店、暨大店。如今,开在天河育蕾小区的天河店已经倒闭。

  朱岳鹏说,经营魔术店三年里,他不断地看到有人开店,也看到不少店陆续倒闭,从高峰期的数十家坚持到现在的只有几家了。现在有志于系统学习魔术的人不多,所以卖道具的收入要远高于培训收入。

  职业魔术师逐渐淡出了面向普通爱好者的魔术培训,更多像曹志那样的业余魔术师开的培训店早已关门大吉,一位去年3月左右在黄埔大道附近开设的魔术培训店,老板就告诉记者他已经改行。其他记者查询到的培训机构联系电话,不是已无法接通,就是拨通后对方表示店面已经易主。

        昨天下午,王府井大街丹耀大厦二层,24岁的魔术师罗中秋正在表演着“近景魔术”。一米长、两米宽的柜台就是他的舞台,周围围着操着各种口音的好奇者。拍照、从各种角度看,罗中秋都很坦然。他手中的道具是扑克牌,表演着和春晚上刘谦类似的魔术。

  “你能变刘谦的魔术吗?”这是最近罗中秋听到最多的话。每有客人稍感好奇,罗中秋就会和他攀谈。三两句寒暄之后,他就会被要求演一个刘谦的魔术,“刘谦的成功,确实让魔术火了。”于是,罗中秋就不停地学着刘谦,一边和观众调侃着,一边把硬币、扑克牌变出来,或者变没有。

  罗中秋的魔术小店位于大厦二层的电梯口,每个上楼的客人第一眼看到的都是他的魔术柜台。位置虽然好,罗中秋却不得不长时间地招呼着、吆喝着,“真正买的人其实挺少。”从普通的魔术扑克、魔术铁环到复杂的道具,标价几十元的魔术玩具和商场里售卖的其他玩具相比并不昂贵。“喜欢的人多,”每当罗中秋表情丰富地表演起“近景魔术”,周围总会聚上各种各样的观众。但表演一结束,观众们就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散去,鲜有问价的人。

  一对母女,女儿被魔术迷住,母亲拉着孩子要走。为了留住客人,罗中秋就又演了把手绢变没的魔术。这次母亲也被吸引住了,她想不出其中的奥秘,就要求再演一次。“不能再演了,”罗中秋说,近景魔术只能来一次,看到了不仅会有破绽,也会失掉兴趣。于是,母亲拉着孩子离开了。

  “魔术并不太适合现在的中国,”只有小学文化的罗中秋能说出这种感觉,但解释不清楚。他只好举了个例子:今年春晚刚一结束,各种各样的揭秘文章就疯狂流传,“热衷于解密刘谦”,似乎成了“魔术火了”的旁证。“但外国不是这样,”罗中秋说,外国人享受的是魔术本身的乐趣。“魔术其实很小众,到底还是有钱人玩的游戏,”罗中秋说。

 

魔法诱惑魔术网 

2010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