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魔法诱惑魔术网,这里有我们精心为您准备的魔术资讯、魔术表演欣赏、魔术教学及各类优质魔术道具。祝您魔法旅途愉快!   收藏本站

会员登陆




   在线留言咨询(即时回复)
   服务电话:0596 - 2590518
   服务时间:10:00 - 20:00
   传真:0596 - 6308366
   帮助中心

浏览过的商品

“爱梦想,做自己!”韩寒出演华硕广告“梦想Action派”励志MV

发布日期:2010-03-16

韩寒出演华硕广告“爱梦想 做自己”-“梦想Action派”励志MV:

        华硕Action派年度感动MV——虽名为MV,其实是由众多年轻代表们联合出演的广告。韩寒是名气最大的一位,还有可爱的喻舟和小飞,美女化妆师高倩,舞台剧导演大鬼。

        3月11日,在互联网上出现华硕新的宣传片。这个广告值得一看的原因,是因为里面有韩寒。我们最早认识韩寒,大多数都是1998年新概念作文大赛的那篇《杯中窥人》,以及后来风靡全国各个初高中的《三重门》。紧接着就听说他退学了,再后来就跑 去开车,写的也少了。随后几年间就有些沉寂了。印象中,似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鲜有韩寒的消息。自他06年底开了博客开始写时评以来,韩寒的声音才又逐渐响亮了起来。


        在他的博客首页,非常鲜明地用红字标示着: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把这段话和这支片子放在一起,还真是有些尴尬:也许“不参加演出”不包括“演出广告”。

        但是韩寒有在博客内声明:我将会在近期内接受一些我个人认可和喜欢的品牌的商业活动,那都是我个人名义的商业活动,我需要为杂志预留下足够的运营资金。我个人不能随意出版图书来赚钱,因为我不能欺骗糊弄读者,我也不能预支我明年的赛车奖金,因为我无法承诺我的成绩。没有办法,一样是为了维持运营,他们可以卖地,我只能卖身。

        除了这点吹毛求疵,华硕这支片子选择的这几个人还是成功的。

        对大多数“80后”来说,此刻正面临着就业和生活的巨大压力,作为改革开放后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难以割舍心中对理想的追求。理想和 现实的距离,让这群站在三十而立门槛前的年轻人,颇有些彷徨而无奈。

        而华硕在这支片子中出现的几个人,都是把理想和现实结合得很好的典范。韩寒无需多言,虽然中途辍学,但是他所热爱的文学和赛车既让他实现了理想,又让他衣 食无忧。其他的飞鱼秀DJ喻舟和小飞、美女化妆师高倩、舞台剧导演大鬼等等,经历也都类似,不妨笼统地称他们为“韩寒们”。

        不过在“别跟我谈理想”的残酷现实下,一句简单的“爱梦想,做自己”能够号召多少年轻人响应,确实只能保持谨慎乐观。不过对于“韩寒们”而言,还有那些希望成为“韩寒们”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心中微妙的情感,被这支片子准确地把握了。

        顺便提一句,这不是韩寒第一次出现在华硕的广告中。2008年7月,他在华硕F6香味笔记本中就已经担当了一次模特。当时这个广告曾投放在多家门户网站位 的视窗广告位上(多数位于网页右下角)。

 网友评论:

         很多年前就有人在论坛上讲,只有遇到事情的时候,才能评判一个人的品行气度。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尤其放在韩寒身上,非常的有道理。

    今天也就是3月14日,据朋友的消息,韩寒和华硕拍摄的视频,已经上了各大视频网站的首页。这个视频是为一个名为梦想Action派的活动拍摄的。华硕笔记本的品牌调性是关于梦想,自我,和年轻,所以选择了韩寒。

  韩寒也选择了华硕。他说“我在近期内会接受一些他个人认可和喜欢的品牌的商业活动。”只是在我看来,虽然MV风格很“励志”,品牌调性很向上,双方合作演绎出的“梦想”却清楚的让人看到追梦者的艰辛。

  2009年5月,韩寒在博客中宣称自己要办一个杂志,他说他希望改善一下供稿者的生活,希望能给足够好的作者做出版,希望能帮助大家完成更多的梦想,希望成熟的杂志平台,可以帮助好人,惩治坏人。

  最开始韩寒的语气很自信,但是事情的发展很快急转直下——审批部门不通过。很多人包括我对此不感到意外。按照如韩寒这样浑身是刺儿,发言电视都不敢转播的人的想法做的杂志,不能通过审批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韩寒于是换备刊再次审批,甚至准备放弃申请刊号,转而用书号。这其中耗掉了很多时间,去年就能上市的《独唱团》,直到近日,才有消息说开始印了。

  韩寒有耐心等,但是运营是需要费用的。韩寒在上海租了一间一个月一万的办公室,还要一个人承担员工的工资,哪怕是尽量节省,但50万还是很快花出去了。钱很快就不够用。

  韩寒在博客里说:“我需要为杂志预留下足够的运营资金。我个人不能随意出版图书来赚钱,因为我不能欺骗糊弄读者,我也不能预知我明年的赛车奖金,因为我无法承诺我的成绩。”最终他选择了出演商业活动赚钱。

  “国家卖地我只能卖。身。”他自嘲着。于是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出“卖身戏”。

  我觉得,作为韩寒来说,要他去出演商业活动,哪怕是“喜欢的品牌”,都是非常艰难的。毫无疑问,这与他一贯的与集团对立的愤青姿态相悖,更是抽了他过去十年的言行一个响亮的耳光。09年某媒体把韩寒捧为公共知识分子,我想,今年,不再会有任何媒体继续对韩寒用这个称谓了。

  自古名声累人多,抛弃名声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在过去,公众眼中的韩寒,是一个愤青;一个会写点东西有点才华于是年少得志的人;一个有想法就能去做,潇洒得让人羡慕的人;一个不愁吃穿却愤怒得让人蛋痛的人。这些关于韩寒的印象,都是源自他的一帆风顺。

  很多人可以说,他只是一个没吃过苦的少爷,凭什么大放厥词。

  我之前也很看不上韩寒,但现在想法变了。真的挫折来临时,他表现出的执著和勇气,值得大部分人自愧不如,当然也包括我。

  如果是我,早在独唱团无法通过审批时,就或者向尺度妥协,或者干脆不办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我还是有钱赚,每天的日子还是很逍遥。

  真的很少有人能为梦想做这么多,这么执著。韩寒真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