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魔法诱惑魔术网,这里有我们精心为您准备的魔术资讯、魔术表演欣赏、魔术教学及各类优质魔术道具。祝您魔法旅途愉快!   收藏本站

会员登陆




   在线留言咨询(即时回复)
   服务电话:0596 - 2590518
   服务时间:10:00 - 20:00
   传真:0596 - 6308366
   帮助中心

浏览过的商品

这场秀本身就是魔术-观后感

发布日期:2009-07-22

这回到纽约终于看了Mary Poppins,一出由迪士尼同名经典老片(中译:欢乐满人间)改编的百老汇魔幻音乐剧。


这是迪士尼继「狮子王」、「美女与野兽」之后推出的第三出由电影改编的音乐剧(年底还会推出「小美人鱼」),这出戏于2004年在英国先登场, 2006年10月起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四十二街的新阿姆斯特丹戏院(New Amsterdam Theatre)演出。

故事主角Mary Poppins (玛丽‧波平丝)是个拥有神奇魔法的保姆。小时候就看过这部片的录影带,事隔这么久印象却还很深刻,许多电影里的场景都还历历在目,大部分片中的歌也能琅琅上口。电影版在1965年得到五座奥斯卡奖(13项提名),我觉得剧场版的水准比电影版有过之而无不及,演员、音乐、舞台设计都不同凡响。

那这跟魔术有什么关系呢?

会这么问,你一定不知道这出音乐剧的Illusion Designer是谁。谁呀?不说你不知道,说出来吓你一跳,就是大名鼎鼎的吉姆‧史岱迈尔(Jim Steinmeyer),幻术「消失的自由女神像」的原创者是也。在史岱迈尔的加持下,看这出音乐剧就像进行一场魔幻之旅,神奇的事不断发生,整整两小时四十分钟毫无冷场。推荐给每个有机会到纽约的大小朋友。 (记得早点订票,这出戏因为老少咸宜所以很热门,当天排队的折扣票亭是几乎不可能有的)。

早在2005年二月,MAGIC杂志里诺伊尔‧布理坦(Noel Britten)就专文介绍过这出音乐剧。以下就是这篇文章的翻译。除了这篇包这出音乐剧一般性介绍的文章外,对舞台幻术创作有兴趣的读者还可以去找2005年三月的Genii杂志。当期Genii杂志以「A Spoonful of Magic」为题专访史岱迈尔,他聊到了许多在为这出戏创作幻术效果的过程中所发生的有意思的事。




Mary Poppins
副标:The Show's The Magic (这场秀本身就是魔术)
作者:诺伊尔‧布理坦(Noel Britten)
选录自:MAGIC杂志(2005年二月)
翻译:Ang Lee
(剧照图片取自Extraordinary Things网站)

多年以来,在一出音乐剧首演当晚,制作人们都会驻足在剧院的大厅,听听看观众们离开剧场时是否会一边哼着剧中音乐的曲调(humming the tune),借以判断一出戏吸引人的潜力。如今这样的试验越来越广为人知,一出烂戏甚至会被批评为:「当人们离开时他们都喃着舞台布景(humming the scenery,译注:谈论布景而非剧情可见剧情糟糕)」。但在这几年,这些旧时代的制作人可能会感到很震惊,因为现在人们不但会哼歌,他们甚至会唱剧中的每一首歌,而且,不仅是在离开的时候,这样的情况甚至发生在人们走进戏院的时候。

这样的现象源自于近来的一个趋势,那就是把观众喜爱的经典电影重新制作后搬上舞台,并将以特定表演者或团体为中心的音乐制作成新的音乐剧。这样的潮流其中一个主要的推手是迪士尼公司(Disney Corporation),他们推出了「狮子王The Lion King」和「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而「Mary Poppins欢乐满人间」是最新加入这个行列的一员,看起来它应该会和其他的音乐剧一样广受喜爱和成功。

Mary Poppins音乐剧的世界首演是在布里斯托竞技场(Bristol Hippodrome),演出六个礼拜外伦敦档期,之后才移师伦敦的爱德华王子戏院(Prince Edward Theater)以配合电影发行四十周年的纪念活动。

虽然Mary Poppins最初是一系列的故事书,但当然,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是1964年的电影。故事的场景是在上一世纪初的伦敦,主要的人物是班克一家人(the Bank family)。班克家庭的一家之主是严肃、没有感情的乔治‧班克(George Bank)(由大卫‧汤林森(David Tomlinson)担纲),他不把太太和小孩当作他生命中值得珍惜或享受的一部份。在用了很多的保姆后,没有一位长久留下来的。玛丽‧波平丝(Mary Poppins)(由茱丽‧安德鲁丝(Julie Andrews)饰演,她并以此角色获得奥斯卡奖)被一阵东风带来,受雇照料两个小孩-珍(Jane)和麦可(Michael)。她的出现以及一连串令两个小朋友着迷的魔幻旅程为这个家注入新的活力,最初乔治‧班克对此非常反感。但渐渐的,他生命中事物的重要顺序被重新检视,玛丽的一个好朋友-伯特(Bert),帮助他了解他所犯的错。就在家庭关系重建并开花结果的时候,玛丽又乘着西风而去,去帮助其他有困难的家庭。

 

(Bert)

以上的故事轴线忠实的反映了电影的剧情,但没有呈现出电影中深深烙印在观众脑海中的几幅影像。 Marry Poppins撑着雨伞就着风来又去、伯特和她与企鹅一起跳舞、服装在弹指间变化、到房间去时,玛丽坐在楼梯扶手上滑升上去。以及,不幸的,还有美国演员尝试过的最糟糕的伦敦东区口音(Cockney accent)。

故事主人翁拥有各种神奇的力量加上故事中大量出现的魔幻时刻,因此,制作舞台剧的版本时绝对需要一个魔术顾问。出线的是吉姆‧史岱迈尔(Jim Steimeyer),迪士尼的团队早就知道这号人物,他是迪士尼主题乐园的梦想工程师(Imagineer)之一,也是音乐剧「美女与野兽」结尾惊人的漂浮和变形的创作者。

对这样的工作者,我不确定以下哪一样会是更艰巨的:是一个完全未知、你完全没有概念制作人们会要求你创作出什么的、或至少人们心中没有成见的崭新创作;还是像这样,广为人知、有着鲜明影像、只要稍有一点不足都无法让制作人接受的经典作品。

但迪士尼想要的会是电影的忠实翻版吗。舞台版的「美女与野兽」和电影非常接近,但「狮子王」则完全打破了电影中的视觉设计,只留下了故事情节和音乐。而事实上,音乐剧Mary Poppins介于两者之间。

真正令人难忘的薛曼兄弟(Richard and Robert Sherman)创作的歌曲,像是「Jolly Holiday(快乐的假日)」、 「A Spoonful of Sugar(一汤匙的糖)」以及让薛曼兄弟获得1964年奥斯卡最佳歌曲奖的「Chim-Chim-Cheree(烟囱之歌)」都被保留,并加入不少由得到奥丽维尔奖(Olivier award)的作曲家乔治‧史戴勒斯(Geoge Stiles)和安东尼‧祖伊(Anthony Drewe)新创作的音乐和歌词。



( A spoonful of Sugar)

制作人卡麦隆‧麦金塔(Cameron Mackintosh)说过,制作这出音乐剧唯一的办法是结合PLTravers原著故事中的关键成份与电影中的经典歌曲。因此,有些新的元素被加进了故事里头,譬如说下半场「坏」保姆到来的场景。还有一些地方被更动了,在音乐剧中「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 」发生在一间商店里而不像在电影里发生在赛马场。还有些被删去-好吧,至少没有糟糕的伦敦东区口音了。整场秀的感觉不像电影那样甜腻。确实如此,一场玩具们活起来的戏不是玩具兵们动一动而已,而是更阴郁的。残破的玩具,包括一只一只手臂被扯断了的泰迪熊爬出衣橱和床底下。我确定这会是出乎很多父母亲意料之外的。

因为不需要像复写纸一样照抄电影,因此在重现特效方面来说,吉姆被赋予了较多的自由。当Mary走进小孩的房间,看看周遭并说:「你们把房间收得干净又整齐,」时,我无法不去想像有多少技术上的困难因此得以免去。 (译注:在电影中Mary走进的是一个脏乱的房间,她用魔法跟两个小孩一起把它收拾好。)为了重现电影场景中乱七八糟的房间在弹指间神奇的变整洁,绝对会是钢丝、钢索和卷线器设计上的梦魇。然而,在演出后面的部份有一场类似的回复原状的场景,在史岱迈尔设计下,这样的特效被用在一个厨房的布景上,所以他在创作上也不全都是自由发挥。

电影中跳入粉笔画的部份由一大束花被从舞台上的一幅画中拿出来取代。而这大致上就是整场演出中魔法效果的调调,在没有一一重建每个相对映细节的情况下,电影的气氛还是被保留住了。

 

(Jane, Michael and Mary Poppins)

如吉姆所言:「像这样一场秀的好处是,观众都已经进入了一个魔幻的世界,他们都能接受Mary Poppins的魔法。当特效对了,特效可以弥补魔术感觉不足的地方,并使之达到预期。当Mary打开她的包包把东西拿出来整理,你就知道她已经来了,你会知道她满足了观众的期待。不同于魔术秀,在此戏法变成安慰而不是挑战。


「魔幻的事在发生」这样的感觉一直都存在,尽管有些经典的招牌景象不见了。在拥有相当丰富的视觉效果的场景,有很多地方确实很容易被忽略。表演结束后,当我向吉姆提到Mary坐在楼梯扶手上滑上去的经典画面在剧中没有出现的时候,原来她在剧中确实有这么做,只是我忽略了;我的注意力被同时间坏保姆关进笼子里送入地狱的部份吸引过去。 (我说过音乐剧的版本比电影版更阴郁一点。)

然而,就观众的反应来说,最好的反应来自Mary Poppins要安顿下来时,连续从她的包包中拿出好几样巨大的物品的一幕。当Mary从摆在没有铺桌布的桌子上的包包中拿出一个巨大的盆栽时,坐在我前排的小女孩用很大的音量说:「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想想看,若是你受雇为这样的剧作提供幻术的话,你会怎么解决从手提包中拿出一张单人床这样的难题?而你的解决方法会不会像史岱迈尔先生绝妙的解决方法一样得到观众自发性的掌声呢?

剧中一系列飞行的场景是由班‧黑尼斯(Ben Haynes)提供的,他是Flying by Foy (一家专精于剧场飞行的公司)的前任员工。而我还不能决定他们让我满意了没有。这样的感觉让我回到二十年前,我看了两次齐格飞和洛伊(Siegfried & Roy)在拉斯维加斯的疆界(Frontier)饭店表演的「超越想像(Beyond Belief)」节目。在第一场秀时,我坐在绝佳的位置,整个剧院后方中间的位置。从我坐的地方看,在镜球上的老虎看起来非常完美。看起来真的像是浮在半空中。而第二次我坐在前排最右边,在舞台延伸出来的走道旁,从那里看,什么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支撑臂和操控员。事实上,就像是几乎没有企图要掩饰一样。有些在我身旁、同样也看得到每样东西的人们是其中一些最先带头起立喝采的人。从我们所坐的地方的角度看,看起来不像是被揭穿了的漂浮。那看来就只是一幅很棒的影像-洛伊跨骑着一只老虎在一个大镜球上被举起来移到舞台上。



(Step In Time)

在Mary Poppins的系列的飞行场景-共有三个-只有第一个是比较唬人的,另外两个都明显的使用了钢丝。同样可见到钢丝的还有「Step In Time」-伯特从舞台侧边,一边跳踢跶舞,一边走上天花板,接着倒立在天花板上跳踢跶舞,之后在沿着舞台的另一个侧边走下来。我的意思是说如果玛丽飞的时候看起来少一点辅助的话就会很棒,整场秀要一直维持存疑的态度是很容易的,但我觉得观众之中没有人对漂浮的效果感到失望。这些都是很棒的影像,只是我在看过现代物体漂浮能达到的不可思议的程度的后,我觉得像这样的技术若能用在这里会有画龙点睛的功效。比如说最后的浮空,若能结合挽具和表演者及雨伞,会使一个特效变成剧院里神奇的时刻。

因此或许我们应该要大大称赞演出Mary的萝拉‧米榭儿‧凯莉(Laura Michelle Kelly)。她所呈现出来的魔幻的感觉,让可见的钢丝看起来几乎就只是为防止意外发生的安全索而非支撑物本身。她诠释这个角色的表现是很出色的,这也让吉姆的工作容易一些:「萝拉,除了演出令人惊艳的Mary Poppins一角外,她喜欢在使用道具下工作并且不会对任何她必须操作道具和机关感到恐惧。演员们通常会尽量避免道具的使用,但幸运的,萝拉和演出伯特一角的盖文‧李(Gavin Lee)在这些特效的操控上都很精准而富有技巧」 。


但其实对这样一出极好的音乐剧来说,批评漂浮的部份实在是吹毛求疵。正如我们可以预期迪士尼制作的作品的水准,导演(Richard Eyre)、灯光(Howard Harrison)、编舞(Matthew Bourne)和设计(Bob Crowley)让人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史岱迈尔说,就魔术方面而言,这场秀最大的挑战是要让它看起来恰到好处,必须慎选效果和道具使之不仅融入故事的情节,并且也融入场景和舞台设计中。他克服了这项挑战,而讽刺的是,他对整场秀的贡献之处在于它看不见的部份。幻术要不是全然地融入在场景中,就是在单独出现时看起来完全地自然。终于,我们看到一个娃娃屋(Doll's House)的幻术看起来真的像个娃娃屋了。

在看过那么多整场都是魔术表演的秀(magic is the whole show)后,看到像这样整场秀本身就是个魔术(whole show is the magic)的表演真的很令人感到喜悦。
 
 
更多网友杂谈
 
                                                                                                                                            魔法诱惑魔术网 2009.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