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魔法诱惑魔术网,这里有我们精心为您准备的魔术资讯、魔术表演欣赏、魔术教学及各类优质魔术道具。祝您魔法旅途愉快!   收藏本站

会员登陆




   在线留言咨询(即时回复)
   服务电话:0596 - 2590518
   服务时间:10:00 - 20:00
   传真:0596 - 6308366
   帮助中心

浏览过的商品

Rick Merrill-2006FISM总冠军

发布日期:2009-08-02

        瑞克.梅瑞尔 (Rick Merrill)魔术界的奥林匹克——FISM 2006 Grand Prix (总冠军)得主。他以笔和硬币的魔术为全世界所熟知。然而他并非全职的魔术师,白天有白天工作,晚上回家还要陪老婆小孩,就好像业余运动员在奥运得到金牌的传奇一样,FISM 冠军,听起来非常遥远,但原本普通的魔术爱好者瑞克就这么走到了世界顶峰。

瑞克在咏乐汇的专访:

 

        他是一个所谓的“ Home Schooled Prodigy ”,直译的话就是在家受教育的奇才Homeschooling这个词指的是国外的一种教育制度,就是父母亲不送小孩去学校上学,而选择在家自行教育小孩。  在这样弹性的制度下长大的小孩通常会比较有创造力,瑞克出版过一本讲座笔记,他用这个字的形容词‌“Home Schooled”当作这本书的标题。

        瑞克梅瑞尔生长于美国密西根州的脚爪脚爪镇(Paw Paw),现则定居在大湍流市(Grand Rapids)‌“脚爪脚爪镇就坐落在连接芝加哥和底特律的高速公路旁。在这样一个地方长大,我一直都还以为它是个大城市,镇上有一家麦当劳和一间汉堡王,你哪还需要什么呢,对吧?直到上了大学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成长的地方是一个经济规模相当小的小镇。

        瑞克的父亲保罗,是个狂热的魔术爱好者、也会在周末到小朋友的生日派对或在图书馆、教堂之类的地方表演。瑞克补充道:‌“他就是那种所谓的箱子魔术师,他有一个魔术房间,里头堆满了黑白跳跳兔(Hippty-Hop Rabbits)、空碗(Rice Bowls),健忘的佛莱迪(Forgetful Freddy) 之类的道具。在我长大的过程中这些东西就陪伴在我身边。像这样家有个‌“魔术房间的环境,有时候其实是造成许多意外事故发生的源头。‌“我发现我爸的火焰皮夹的时候,自以为已经搞懂这个东西怎么用了,我把它打开并点燃火焰,然后拿着着了火的皮夹追着玩伴们满屋子乱跑。他笑着回忆过去。‌“当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那玩意儿是要加打火机油的,而且打开烧后应该要关上它。结果我把我爸的皮夹烧融了,还偷偷把融化的那一坨东西塞回抽屉里。几天之后,我爸跑来问我:这是什么鬼东西呀?我弄坏了不少我爸的东西。但除此之外,瑞克也注意到几个柜子里摆着近距离用的物品。‌“我就是在那儿启蒙的,真的就像这样一头栽进去。直到如今我爸还是搞不清楚他的Scotch and Soda道具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在中学的时候,他开始对魔术认真起来。‌“我第一个魔术是史提夫达斯切克(Steve Duscheck)‌“奇妙棒(Wonder Bar)”,那是一件很棒的东西,一切都从那开始。在大二那一年,他遇到未来的妻子琳赛,当时她也是学生。‌“‌“她是我朋友的朋友。我们一开始像是朋友一样出去玩,大概过了一学期后我们开始约会。在他大四之前他心里就知道他想要和这个女孩一起共度余生。他们在大学毕业后一年(1999)结婚。 他们有两个小孩,四岁的柯尔(Cole)和即将满两岁的约书亚(Joshua) ‌“伙计(Buddy)真是个天使,真的是上天的恩赐。瑞克指的是琳赛,他用的是他们之间昵称,出自他们第一次约会看的电影。 ‌“她很支持我,我们有个三岁的小孩,但我还是可以去参加魔术大会。

        2008年他带着他的节目到伦敦参加荣恩麦克米兰(Ron MacMillan)国际魔术大会的近距离比赛。在那里他首次窥见他将在FISM大赛遭遇到的国际竞赛的水准。比赛结果他获得第二名,虽然他知道自己表现得不错,但这对提升自信心没有多大的帮助。‌“坦白说,我当时还以为我搞砸了。

        好的、坏的忠告开始像潮水一样涌向他,‌“有个人认为我在要结束时应该要把衬衫的袖子撕掉,这样可以证明我没有用hxxxxxt”会有这样的建议是因为有些FISM的裁判可能不相信有人纯用手法就可以办到这些效果。‌“我知道这样的问题是存在的,但可以撕掉的袖子?这种鬼东西要去哪里找呀?

        他开始想出自己的点子,包括一个用他身上的墨水渍的垂直的方阵(Matrix)‌“我用奇异笔表演魔术,所以这是很合理的。在研发的过程中我弄坏了好几件衬衫,但我一直不能说服自己去接受我要站在那里,胸口有着着这些大大的斑点,那就像隻乳牛一样。所以,我只好放弃这个点子。我太太还因为我弄坏了这么多件衬衫觉得我是笨蛋。但我仍然觉得这个点子还不错。在四月,当他参加4F的时候,他预演了一些他节目中的片段给他的朋友们看。‌“我那时觉得我是小题大作之王,但我们朋友似乎都很喜欢他们所看到的。

        以撕报还原闻名的金恩安德森提议帮他精炼剧本。‌“剧本?我这辈子还没有为我自己的魔术写过剧本,瑞克说:‌“我很惊讶人们以为我请了喜剧作家还是教练之类的人来帮我。但是我真的全部都是靠我自己,在我把剧本写出来交给金恩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写过剧本。安德森给他的回应很好,但另一方面也让他开始担心要怎么把‌“Home Schooled”这样的讯息传递给欧洲的观众。‌“我开始思考或许我应该加入音乐,他说:‌“但是我就只按下了快转键直接跳过这样的想法。

        虽然当时距离大赛只有几个礼拜的时间,瑞克还是继续在思考有什么他可以加进他的演出里的。‌“我有非常非常多的点子,但是我不知道要把哪些加进去把哪些删去。其中的一个点子是让奇异笔在半空中停留一小段时间。‌“我觉得如果我可以把奇异笔拿到胸前的高度,让它停在那一会儿,我揉揉眼睛什么的,就是一个很短暂的神奇时刻。他继续想了很多有的没有的,程度到达他很怕自己会不会想得太多了。‌“但是我会想出很酷的点子,并且想要把它们硬塞进我的演出里,我开始希望比赛是在几年后而不是几个礼拜后举行。时间的限制不允许他尝试每一条他开启的路,‌“我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在死胡同上了。我的某些点子根本就很烂,但是在当下我并不是每次都能很快地领会到。

        瑞克想要改进的不只是节目。他还决定在比赛前减重个几磅。因此他开始跑步,甚至训练跑五千,‌“我跑了,但是我能得到的只是在我的断裂魔术棒仪式 (broken wand ceremony, 译注:魔术师过世时在葬礼上举行的仪式)上另一着捉弄人的方式。他说笑道:‌“我想从棺材里爬出来告诉他们,嘿,你们又被我唬了一回。

        在他整段重新准备的过程中,事实上是他整个比赛的过程中,一直参与其中的是金恩泰勒,也就是‌“矛盾”(Antinomy) 杂志的发行人。‌“在整段旅程中他一直都非常帮助我,瑞克说:‌“金恩有双很有批判力的眼睛。在那样的时间点上我甚至还会常常回头去看我们先前通过的e- mail,因为我那时候仍然遇到很多难题是我当初在准备IBM/SAM聚会时也曾遇到过的。仅仅是这么做就会让我感觉好很多。

        七月初泰勒和瑞克一起投入在节目上。‌“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当时我正处于低潮期,我不再感到兴奋。我甚至有过我根本没有机会取胜而想放弃的念头。我真的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机会,但可以确定的是我必须静下心来并改变我的态度。他们花了十二个小时为节目作最后的修正,瑞克跟2006年七月二十九日到来之前心理准备的程度是一样的,那一天他跟琳赛,在金恩泰勒及他太太雪莉的陪同下,上了飞往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飞机。‌“一切都是超现实,我还是不敢相信我就要在 FISM中比赛了。

        抵达斯德哥尔摩到会场报到后,瑞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的出赛顺序。‌“我看到萧恩法奎尔(Shawn Farqhar)、席摩奥尔图(Simo Alto)、乔恩阿姆斯壮(Jon Armstrong),林(Hayashi),马丁艾赛勒(Martin Eisele),我当时心想:‌“我的老天,瞧我做了什么好事?我怎么会在这里,眼前名单上的可都是当今世上一流的高手啊。他原本希望能被安排在更早一点的出场顺序,但出场顺序中有一点让他比较安慰。‌“我很高兴我没有紧接在马丁艾赛勒(06microMagic组的冠军)之后表演。他说:‌“而且我很同情那位紧接在他之后出场的人。

        其他在参赛者群中的还有在2006 I.B.M. 获胜的伊凡阿莫德依(Ivan Amodei),他同时也是瑞克的朋友。‌“我在第一天去会场中心报到的火车上遇到他,我当时心想要是把他推下火车的话,这样一来就少一个要担心的对手了,但我没这么做,反而是祝他好运。

        他分到的那一组被安排在星期四表演,这让瑞克有机会排练、看秀、观光。这段时光中有些值得一提的,‌“我们去参加了在市政厅举行的欢迎会。他说:‌“我们很喜欢那里,那就是诺贝尔颁奖的同一个地方。在一些景点稍作观光后,瑞克和琳赛回到房间,瑞克开始排练。‌“我把我的程序走了好几次,实在很令人反胃。他说:‌“我一度掉了几次东西,那在我脑中种下焦虑的种子。他练习直到疲累不堪为止然后上床休息。前一晚的好眠造成翌日早晨的小迟到,他们想要去看亚瑟崔斯(Arthur Trace)的舞台比赛,‌“亚瑟是我的朋友,我想要给他支持。他们从火车站一路跑进会场中心,恰恰赶上还可以找到座位。‌“我就知道五千公尺的跑步训练总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场。

         瑞克和琳赛到得太晚以致没有赶上进场时间,因此他们必须要在一间挤满了人的房间看电视的现场转播。结果没想到这对瑞克来说是件好事。‌“我发现到我必须给摄影工作人员一些提示信号(cue)他说:‌“糟糕的摄影能置你的表演于死地。赛后,瑞克遇到了金恩泰勒,泰勒去看了每一场近距组的演出,并花了一段时间传授他想出来一些战略。接着就是回到房间进行更多的排练。‌“这让我回想起大学的时光,瑞克说,他指的是大学生考试前才死记硬背抱佛脚。但一再地排演也让他更感受到FISM的压力。‌“我可感受到到内心深深地颤动不安。他说:‌“我到那儿去不是为了经验,我到那儿去的原因是要试看看我的表演内容、我的幽默、我的神经有没有办法在FISM大赛的压力下屹立不摇。为了放松,瑞克去看他的朋友包柏席兹以及比尔马龙在大会主要的旅馆的酒吧的表演。‌“说到逃避你的问题,世界上没有比去看包柏席兹和比尔马龙表演更好的办法了。他说:‌“他们都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近距魔术师,即便如此,比赛的压力还是挂在瑞克心上。‌“我心里想着,感谢上帝这两个人没有参赛。

        随着每一天的过去,瑞克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星期三,也就是他上场比赛的前一天,他和琳赛决定放空自己把整天的时间都花在观光上。在金恩安德森的推荐下,他们去了皇室狩猎场岛(Djurgarden Island)参观了瓦萨博物馆(VASA Museum)那是重修过的十七世纪同名战舰的所在地。‌“在建筑物里面摆了这么一艘巨大的船舰。瑞克在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表演的前一天看到一艘三百年前的沉船的废墟,他没有忘记要对这件讽刺的事自我解嘲一番,‌“我一开始想到的是,我来这里干什么呀,我开始想到,在我表演的开场我或许可以这么说:我可能会沉得比瓦萨舰还快。至少金恩,或许还有马克思梅文(Max Maven)都会听懂这个笑话。但是博物馆里不平凡的景象让瑞克得以完全分心不去想即将到来的比赛。‌“有四小时的时间我甚至想都没想到比赛的事。事实上,我根本完全沉浸于战舰的宏伟而忘记我身在瑞典。而这样的经验正是我需要的。他没有告诉安德森他推荐的这个行程有这么好的效果。‌“金恩已经帮我修了剧本,然后现在又帮了我这个,我想我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我不希望他因此得了大头症。瑞克开玩笑说道。

        回到旅馆后,他又再度投入排练,还有更多的事件发生:‌“我开始在变出铅笔的部分发生困难,就是这样一个处境,距离演出已经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但事情仍旧进行地不顺利。他继续埋头苦练,在大约十来次没有出问题的排练后,他决定结束排练去吃晚餐,‌“有什么是试过没问题又好吃的呢,...必胜客。在吃比萨和可口可乐的时候,他和电视工作人员讨论敲定了摄影机的安排,他很确切地告诉他们在演出中的哪一个环节需要镜头拉近或拉远。‌“我心中只能祈祷他们真的会照着做。

        比赛当天,他被安排在早上八点彩排,‌“我前一晚睡得不是很好,一直梦到我的闹钟没有响害我错过彩排并因此丧失参赛资格。结果他准时抵达并且头一次见到所有跟他同组的参赛者。‌“水准好得让人印象深刻,我深信我们这一组至少有两个人会进入决赛。

        因为他的场次是在下午比较晚的时段,并且为了远离比赛的氛围,瑞克和琳赛回到老街区去採购纪念品。‌“我真的放松了,他回忆道:‌“我不再为当天的比赛担心。

        买完东西后琳赛为了在瑞克表演时占个好位置而提早赶到会场中心,而瑞克则回到旅馆的房间做最后一回合的排练。在比赛前的一个半小时他来到梳化间做预备。‌“就在这时候大事发生了,那个礼拜稍早看出场顺序的时候我还庆幸没有被安排紧接着马丁艾赛勒之后出赛。结果呢,我就知道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排在他之后的那个人退赛了,而我就变成紧接在他之后出场的倒楣鬼。在麦克米兰国际魔术大赛击败瑞克的正是艾赛勒。在幕后等待出场,看着艾赛勒的演出,他心里想着:‌“好热呀。但是,等到他的名字被报出来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那短短一瞬间好多事在我脑海中出现:我熬夜练习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我没有好好陪我的家人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这就是我过去六个月一直在做准备的,而我现在就在这儿了。但最后一件我想到的事是我应该想办法不要搞砸了。

        上台之后没多久,瑞克马上发现他和观众之间的连结顺利地建立起来了。‌“我说的几个笑话他们都听懂了。他说:‌“从喜剧表演的角度来说,节目进行得好极了。从技术面来说,每件事也都很顺利,一直到我进入到铅笔的阶段为止。铅笔没有在他的指尖出现,而是掉落在地板上,现场气氛有些尴尬。‌“我必须弯下腰去把铅笔捡起来。心想完了、没机会了。

        他在没有出现其他瑕疵的情况下把那组动作完成了,并且获得来自观众绝佳的反应。演出后瑞克遇到的第一个人是戴尔辛德曼,他在电视转播间看实况转播。‌“他跟我说演出看起来很不错而且每个人的反应都很正面。然后我和金恩泰勒还有琳赛碰头,我们都很担心铅笔带来的影响。我当时很确定自己就像瓦萨舰一样:沉船大吉了。

        瑞克意识到现在事情已经不是掌握在他手里了,他所能做的只是看看他能不能进入决赛(Grand Prix),整个晚上他收到很多人的夸奖,‌“我谢谢他们,但我心里想的是:你们等着看星期六的表演吧,真正的好戏那时才要上场呢!我心里暗自决定,如果我能进入星期六的决赛,我一定要表现得完美无瑕。不是我傲慢自大,而是当时我实在被那恼人的铅笔给惹毛了,我知道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想办法补救。

        当天晚上,在看酒吧魔术的时候,他生平第一次遇到了朗恩克兰。‌“朗恩是激发我创作出我的节目很大很大的来源,能见到他我就已经了无遗憾了。但他还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他说看我表演他的魔术让他起了鸡皮疙瘩。

        星期五早上刚开始的时候,瑞克和琳赛前往会场中心看舞台组的比赛。在看当天的赛程表的时候,他们看到微小魔术组决赛的名单出炉了:萧恩法奎尔、马丁艾赛勒、大卫史东(David Stone)、海尔德吉马瑞(Helder Guimaraes)、以及瑞克梅瑞尔。‌“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带给我心里很大的悸动。我盼望、我祈祷能再有一次机会表演我的节目,而现在梦想成真了。为了庆祝,他们回到老街区。瑞克在星期四之前感觉到的压力现在完全的消失了。‌“很奇怪。大概是因为我觉得能进入决赛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成就了吧。但我开始期盼它的到来。我想我终于说服了我自己,我是真正的属于这里的。

        决赛当天,星期六,瑞克把早晨的时光花在一个大表演室作排练。尽管近距离的比赛将会在有3000个座位的剧场举行,但还是会有很大的萤幕转播实况。一组瑞典的工作人员将会负责摄影的工作,因此瑞克与工作人员们合作,向他们解释要怎么拍效果才会是最好的。在这些技术排练时,瑞克开始明白他参加的不仅仅只是一场竞赛,他也是电视节目的一部分。但他决定不要分心去担忧制作团队、摄影角度、或任何跟这些工作人员存在相关的状况。‌“我到那去是为了让评审们印象深刻,他说:‌“FISM 有电视节目是件好事,但对我来说这可是世界魔术冠军比赛,我是去那参赛的,所以我完全没有将那些电视工作人员放在心上。

        下午的排练进行得很顺利。他不觉得紧张或有压力。‌“我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强的五个人之一。跟我在一起的人都是很棒的。

        在比赛进行之前,某魔术出版社的摄影人员要五位参赛者都分别和大奖的奖杯合照,就好像他们已经得到那座奖杯一样。‌“感觉有点奇怪,瑞克说:‌“我们拿着奖盃站在那儿然后就把它递给下一个人,然后下一个人也要假装做出一样的表情。

        戏院坐满了人群后,瑞克从幕后偷瞄了一下剧院里的状况。‌“舞台的工作人员做得很好。他说:‌“灯光、佈景、每一样东西都很完美。瑞克再度被安排再马丁艾赛勒之后上场。站在后台视野好的地方,他又偷瞄了一下艾赛勒得到起立鼓掌有多热烈,‌“我得先知道我须要打败的是怎样的对手。

        大会的主持人,马克思梅文,介绍瑞克出场。‌“下一件我知道的事就是,我正站在三千个人前面。整场表演下来我只记得观众的反应都在对的地方出现,没有出什么差错。他相信如果有人可以打败他的话,他们必须打败的是他表现最好的演出。‌“我当时在想,哼哼,铅笔呀铅笔,你现在可乖乖听话了吧。我在表演之后心情很好,我不知道演出有没有好到可以获胜,但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没了无遗憾了。我来的目的是降伏我心里的魔龙,而我已经成功了。

        身为最后一个上台的参赛者,在听到颁奖者念出他的名字的超真实时刻之前并没有太多的等待。与其他四位参赛者一起站在台上,电视节目的主持人介绍FISM主席艾瑞克埃斯文(Eric Eswin)上台。在几句简单的致词之后,他宣布得奖者。‌“虽然我是唯一进入决赛的美国选手,他说:‌“但在刚听到他宣布,得奖的是台自美国的...,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前,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的情况下,他从埃斯文手中接过大奖的奖杯,和他握手,然后走下舞台向观众致意,观众的回报以如雷般的喝采声。‌“我当时不知道要做什么,然后我看到了马克迪索沙,他说。迪索沙握着他的手使劲地摇,并用大到瑞克听得见的音量为他欢呼。‌“我才想到要把奖杯高举过头,我的天,那感觉真是棒透了。

        这样的时刻没有维持太久。‌“他们把奖杯收回去,因为要重新颁一次奖。这是为了电视节目的缘故,瑞克回忆道:‌“他们一一进行了其他奖项的颁奖,接着把总冠军大奖再次颁给我。感觉是有点古怪。这样的安排之下有另一件好事是,瑞克同时也获得了FISM最佳喜剧奖,‌“我们那时候还担心‌“Home Schooled”的喜剧形式会没办法得到欧洲观众的共鸣。参与瑞克的剧本编写的金恩泰勒回忆道。‌“但是瑞克同时也得到最佳喜剧奖让我觉得很安慰和窝心。

        当瑞克回想起在FISM参赛期间,电视主持人问他有没有想要说什么话。‌“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说:‌“我有太多东西想说了,但当我试着要去说的时候,我哽住了,我想要说我很高兴FISM的观众和评审裁判喜欢我的演出。我很努力的投入因为我希望能跟他们分享我的魔术,而我对他们喜欢我的感到很感动。我想要谢谢我的两个小男孩容忍爸爸的嗜好,我希望感谢我魔术圈的朋友,特别是金恩泰勒、他是我魔术圈最好的朋友,感谢他给我的意见和忠告。我特别想感谢我的太太,她一向都也一直会很支持我和我的目标,常常她必须牺牲。她总是鼓励我,她在我几度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让我继续前进。

    以上这一大段是瑞克梅瑞尔想要说的话,然而在当时,他只说了:我很高兴我爸妈当初没有送我去上公立学校。

 

点击查看更多著名魔术师介绍